旧文存档 _(:з」 ∠)_
 
 

【故乡】[闰土X迅儿哥]

 

再次回到老家,比起去见正在老屋料理家事的母亲,心中更加期待的是见到因自己外出读书而不得不与之分别的闰土。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自己自是无可避免的不停思念。离开闰土的第一天,想他;离开闰土的第二天,想他想他;离开闰土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到达老屋的门口。看着覆盖着皑皑白雪乌青色的瓦楞上停留着几只叽叽喳喳的麻雀,像是在欢迎我的到来,又像是自己即将可以再次见到闰土时扑通扑通七上八下的心跳。此时,母亲已经从屋里迎了出来。

母亲见到许久不见的我,自是喜上眉梢,教我坐下,歇息,喝茶,细细上下描绘着我不在老家时间里或大或小的变化,且不问我的学业。

但问起学业来,母亲并未读过什么书,更别谈上学,自是没什么好谈。只是告知了母亲,自己已从学校里的宿舍搬出,找了件离校不远清静整洁的公寓住下了。

“你休息一两天,去拜望亲戚本家一回,之后便是除夕和祭祀了”

“好的”

“还有闰土,他每到我家来时,总问起你,很想见你一回面。我已经将你到家的大约日期通知他,他也许就要来了。”母亲突然提及。

正是一件大祭祀的值年,这祭祀,说是三十多年才能轮到一回,所以很郑重;正月里供祖像,供品很多,祭器很讲究,拜的人也很多。每当这时,母亲总是让闰土陪我,消磨无趣时光。

年前的日子里,我几乎每天都在闰土的陪伴下度过。一边享受着与他的二人世界,一边期待着夏休的到来。明明还未分别,我却已开始思念。


24 Aug 201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