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存档 _(:з」 ∠)_
 
 

【怪化猫X鬼灯】[拉郎][卖药郎X白泽]老中医 01

叮铃一声,挂在门框上的铃铛随着门帘的掀起,响起了清脆的欢迎声。正埋头读着药书的白泽边抬头边习惯的道起“欢迎光临”。

细看了来人是熟客,就故意调笑着询问,“哦呀,妆还是那么浓啊。这次来进什么药?”

“堕胎药”卖药郎无视白泽的调笑,直接说出需要。

“没想到你也长大了呢,终于明白男女之事了啊。”虽然,语气轻松但眼神却锐利了不少。

“只是真理所需”

“那就请把真理告知于我吧”白泽步步紧逼。走向店内摆放着用来待客的桌子,纤手一挥做邀请状。

眼见不把事情详详细细告知于药师,自己势必不能拿到药,便随了白泽的邀请坐下后开始细细叙述。

“一个雨夜,被人追杀的怀孕妇人逃到了一家旅馆。孕妇是一个金发女子,孕态更是增加其娇媚,摘下头巾的瞬间便迷倒了前台的店小二”

“哦,金发美人。那应该是西洋来的洋人吧。还真想一见呢。”白泽一手撑,脸满脸期待。

无视了白泽的话,卖药郎继续叙说。

“老板娘以客满为理由拒绝了她的借宿。但在妇人苦苦乞求下,老板娘还是让她留宿将她带到了旅馆的最上层一间从不住人的房间。在引路时,妇人不断听到孩童的嬉闹声,自以为是其他旅人带来的孩童们正聚在一起嬉戏打闹,便并不在意。老板娘一把妇人领到房间便在她的道谢声中离开了。妇人随后坐在桌旁静静发呆。忽然在其身后出现一只着肚兜的小孩并向她询问腹中胎儿的情况,妇人想面对面与其交谈,不曾想一转身刚刚还在跟她说话的小孩就消失了。妇人虽觉奇怪但因为怀孕加之一路奔波颇感疲惫,便也不细想就躺下准备睡觉。不曾想这时,追杀他的人已经悄悄潜入旅馆躲藏在她的身边准备伺机行动……”

白泽再次打断。这次却是将手指轻轻戳动卖药郎的脸颊,“摆着这样一幅冰山脸,毫无表情,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情绪。真是白白浪费了你的这副好脸孔,不过却是生生适合讲鬼故事呢。不过,这情景也真是符合岛国的魍魉妖魅之事的情景呢?”

卖药郎对白泽的骚扰并不躲避与叫停,只是直直注视对方的眼睛。

“你还真是无趣。我怎么会把你养成如今这副冰人的样子,果然还是小时的你比较可爱。”白泽一幅苦恼无比的摸样,但眼里的里色却未曾褪去。

再次无视白泽的控诉,卖药郎顺着原先的故事继续讲述。

“可没想到的是,杀手在意图动手前反被不明力量转到天花板上至死。杀手的死引得老板娘与店小二冲去房间,查看现场。我自然也随之同去。在我询问之下,妇人向大家讲述了她被追杀的原因。乃是与其所服侍的少爷私通,随后因怀孕惨遭抛弃。我推断房间附近有座敷童子,老板娘自然不相信有妖怪,却发现自己无法离开这间屋子。妇人现在被带入到座敷童子所造空间。我现在在设好结界中在逼问出了老板娘这家旅馆的真相。”

“看起来情况十分紧急呢。”虽是这样说,但白泽仍然在旁等待着卖药郎的下文。

“这家旅馆的前身是青楼,而妇人被安排所住的这间房间,是老板娘以前处理青楼怀孕女子肚子里婴儿的地方。那些婴孩应该是多年前被抹杀的胎儿的化生。现在想借那妇人的肚内胎儿重生。如此一来,只能用堕胎药把她腹中的孩子杀死了,否则她必会有性命之忧。”

“呵。你果然还是个孩子呢!”白泽听闻后,苦笑着看向卖药郎“这堕胎药我就算给你,你也是不会用到的。”

卖药郎绷着一张脸,虽未询问原因,白泽却是看懂他的不解。

“你太小看了女人了。”白泽一手撑头一幅人生前辈的摸样,另一手摇晃着手指“她不会放弃肚子里的孩子的。”

卖药郎自是不信,“多少钱?”

“若她用了,我便不收你钱”白泽蹦跳向药柜“若她用了,下次与我一同去花街吧?当然,钱自是你付。”说罢,便把要扔给了卖药郎。

卖药郎接过药,便离开了。


妇人在听闻座敷童子的事后,最终张开双臂抱住了他决定将他与自己的孩子一同生下。

25 Aug 2014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