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存档 _(:з」 ∠)_
 
 

【怪化猫X鬼灯】[拉郎][卖药郎X白泽]老中医 02

所谓的花街,自然是由美女、俊男、佳酿、风流才子和WSN以及糟老头组成的。

 

没有料到被白泽说中,那孕妇最终竟然想用人身将座敷童子产下。卖药郎不得不按照先前约定,与白泽同去花街并接下所有账单。

 

“嘛嘛,别绷着一张脸吗。真是白费了一张好脸孔,你这样可是会吓跑可爱的女孩子的哟!”白泽将手背在身后,走在卖药郎的一旁,扭头看着他一脸冷漠。“难得带你来中国地狱的花街,快来笑一个嘛。”

 

“我以为你比较喜欢逛日本的花街。”

 

“异国风的确有些趣味,但最近在那里一直碰到一个不怎么讨人欢喜的小鬼。相当扫兴呢!”白泽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紧满是不悦。

 

“能让你如此不悦,还真是难得。”卖药郎看到白泽难得一见的表情,颇感意外。

 

“所以,你嫉妒了吗?”白泽听到对方的回应,调笑道。“哦呀,到了呢。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好女人吧。虽然,那位妇人也是个不错的女人,可惜心有所属了呢。”

 

白泽所说的那位妇人,自是那愿意生下座敷童子的金发女子。如此怜惜婴孩的她,的确是个好女人。但,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怨灵舍弃自己,这种做法让卖药郎十分不解。仅仅因为那个孩子与腹中胎儿一样未见人世便要惨遭杀害,就要将他生下……无法理解其中的理。

 

“请告诉小小姑娘,白泽来访。”正在卖药郎思索着妇人与座敷童子见的理时,白泽已然向门前等候的女童说明身份了。

 

“白泽大人!小姐已在楼上等候了,请随我来。”女童听闻白泽的名字,便殷勤的招呼带路了起来。

 

“小小……?”卖药郎对这个名字不甚熟悉。

 

“小小,就是苏小小姑娘。生前可是江南一代名妓啊!”见到卖药郎的疑惑,白泽自然解释了起来。“在现世可曾经是男人心中的一个梦哦。”

 

“白泽大人夸奖了”只见女童推开的门内坐着一女子,女子上身穿襦,衣身贴合;下身着裙,裙长曳地,下摆宽松。上俭下丰,袖口宽大,飘逸俊俏。加之丰美的首饰,一幅奢华靡丽之风。“白泽大人难得会带人同来呢?这位俊俏小哥是?”

 

“哦呀,一看到年轻小生,姑娘就忘记在下了呢。”白泽摆出一幅伤心姿态,“他是我从前的学生,现在的友人和客人。”边说白泽便径自走进房内,坐在那女子身旁。卖药郎自是随后也在一边坐下。

 

“莫非……他是您从前,在花街因付不起账单而留在这里抵账的那个可怜童子?”女子仿佛想起了什么,以袖掩脸笑着问道。

 

“嘛嘛……这么久的事情,就别再提了。”白泽听到过去的黑历史,顿时有些尴尬。

 

卖药郎像是想起了过去的痛苦经历,脸上顿时黑气弥补。

 

“不过,那时的孩童都已经长成如此俊俏的少年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呢!”女子顿时触景生情。“当时,您带他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您与别的女子所生的孩子呢!”

 

“的确,当时有好多人误会了呢。弄得我每次来花街都被冷眼相对。”白泽也忆起了些许往事。

 

 

人间界总是纷纷扰扰,连年的战争加之大旱,又是一场饥荒。纵使是祥兽,对这不断出现的天灾人祸,也是束手无策,默然接受。为了一味药引而从天上下凡的白泽,落在一座贫瘠的山峦之上。原本应该丰茂的山峰,因为连绵的战火被付之一炬。

 

“虽然,风光不在了,但药引找起来方便了不少。”白泽虽然心里想着入手药引的步骤,但依然注意到了身边的动静。“请问,有什么事吗?”

 

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手持一把短刀在一旁伺机想要袭击白泽。

 

“金色的皮肤呢……放弃了为人了吗?”白泽看向因为被自己发现而呆立着的孩子。

 

“你是谁?”孩子恐惧但勇敢的质问起了眼前,身穿白衣的家伙“你也是要来吃掉我的吗!?”

 

“吃掉……?啊……又到了人吃人的阶段了吗?这场战争看起来快要结束了。”白泽喃喃自语着。

 

“你叫什么名字?”白泽蹲下身子,温和的笑着与孩子平视。“我并不不是来吃你的。”

 

孩子警惕愤怒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并不说话。

 

“我是来找药引的,是罗刹。吃人后从人变成鬼的东西。”白泽慢慢解释着,“就是现在站在你身后的东西。”

 

 

顺着白泽的话,孩子猛得转头,看见一个黑面红眼的恐怖巨汉。不是人的存在,而是真正的鬼。眼里满是恐怖的欲望,恶气萦绕于肉身四周,散发这腐烂的腥臭。被鬼吓到的孩童,呆立与白泽身侧,脸色发白。

 

“标准的恶棍登场呢~要是你是美人就好了。”白泽虽见恶鬼,但没有丝毫惊慌,沉着地站到孩童身前,轻佻地说道,“乖乖站在我身后,这就是放弃为人的下场之一。”

 

之一……那放弃为人的自己会如何!?白泽并没有向孩童作进一步的补充,便用手于空中划出六芒星。

 

“缚!”随着白泽短促有力的话语,罗刹四周像是突然生成一层透明的屏障,将其牢牢锁在其中。

 

罗刹被困于其中自是不甘,一边拼命用拳砸向屏障,一边不停怒吼。随着怒吼一同带出的是一团团深紫色毒烟。仅考言灵与六芒星生成的结界,自是无法抵挡被激怒的罗刹疯狂的击打。透明的屏障出现了条条裂缝。

 

“啊呀,还想一招擒获,让那个孩子露出崇拜脸呢……”白泽就结界既然被破也不急闹,反倒是默默可惜了痛失一次被孩子崇拜敬仰的机会。“不过,这么轻易就破了我的结界。看样子是吃了不少人了……”

 

就在白泽喃喃自语时,那罗刹已然突破结界。愤怒地超向白泽咆哮着喷出滚滚毒烟。

 

“裂破!”白泽见罗刹袭来的攻击,随即念出短促咒语。瞬间,一道厚墙立与罗刹与自己之间。毒气在触碰到了结界的同时便消散了,罗刹的攻击也被反弹,使得它被弹得飞出。罗刹见自己似是处于下风,对方又气定神闲。纵使自己拼上性命使出一击,对方也有可能会轻松化解,便准备伺机逃跑。

 

“喂!他好像想逃了!?”白泽身后的孩童见罗刹神色不对,直觉得认为他想要逃走。

 

“诶!?”白泽被身后孩子的话惊了一瞬,也不管那罗刹了,随即转身蹲下笑嘻嘻地询问“你怎么知道的?”

 

“喂!他真的要跑了!”眼见着罗刹见白泽转身与自己说话,他便瞅准时机转身欲逃。

 

“敕令白乙大将军到此。”白泽依旧蹲在孩子面前,但念出的咒语却向知道敌人般的化成一道电光,穿进罗刹的胸膛,将他牢牢的钉在地上。

 

见罗刹被白泽如此轻易地给牢牢钉住,孩子愣住了,一下子对白泽更是警惕不少。白泽见他因为自己的法术而害怕躲避,就自觉地起身,离了他几步。

 

“万魔共伏,急急如律令”白泽又念出一道咒语,只是伴随着这次的咒语,被白泽黑发遮住的额头,漏出点点红光。细看之下,是一个红色的眼睛。

 

被钉在地上还在苦苦挣扎的罗刹,在听到咒语后像被千金压顶,不在动弹,只是不停哀嚎呻吟。

 

白泽看罗刹已无反抗之能,就从怀中取出一个琉璃瓶,刚刚打开瓶塞,那罗刹便被一阵疾风给吸了进去。

 

“我的事已经办完了,那就再见了。”白泽一边把瓶子收回怀中,一边笑着与孩子道别。

 

刚想离开,衣角却被孩子拉住。“你刚刚所说的’放弃为人的下场’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个啊。那只是放弃为人的一个下场罢了……你的话……既然变成了不死的存在……那应该是四处漂泊,孤独一生吧……”白泽直接得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过,看你的直觉不错,应该能在被人发现前就逃开吧。”

 

听了白泽的话,孩子拉住他衣角的拽得更紧。

 

“不过,若是没有目标的话……总有一天会迷失自身”白泽蹲下,看着孩子的眼睛继续说“然后,也会变成那样的罗刹吧……你要不要做我的药童?等找到自己的目标,你再入世如何?”

 

孩子迷茫的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家伙,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是人贩子吧!”


25 Aug 2014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