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存档 _(:з」 ∠)_
 
 

【维尤】耳钉

因为loveless从初中起就沉迷打耳洞这个梗(点烟。

当给老维迟到的生贺吧

文里加了一个群里姑娘的脑洞www

借群里太太的话,同人就是一场ooc的盛宴,看得不爽欢迎爬网线过来怼我

——————————————————————————————————————————

“尤里的话应该很适合耳钉。”维克托坐在沙发上拨弄着正靠着他打游戏的小家伙的头发,看着躲藏在金色发丝里小巧的耳朵,开心的捏了起来。

“哈?”一脸你又在发什么神经表情的尤里,从psp上抬起头看着正在轻捏自己耳垂的家伙。

“祖母绿应该很衬尤里的眼睛。但,红宝石尤里带着也一定也不错。”尤里看着已经沉浸在自己妄想里的男人,冷漠的抓起抱枕糊了上去。

————————————————————————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GPF五连霸,俄罗斯的冰上沙皇,花滑界的传说,在12/25生日这天按照惯例在训练场结束训练后开起了小小的生日派对。

作为雅科夫门下的大师兄,花滑界人人憧憬的对象,小师弟小师妹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展现对偶像爱意的机会。早早的完成了训练任务,拿着彩带和气球将训练场里的舞蹈教室装饰一番,期待着一年里为数不多能吃口蛋糕的机会。

米拉把刚刚送来的草莓蛋糕开心的放上摆在舞蹈教室中心的桌子上,尤里眼神死的插上了17岁蜡烛,波波维奇拿起火机点亮了蜡烛。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个坚定的17岁教教徒,在大家的生日歌中星星眼爱心嘴吹灭了第12个17岁的生日蜡烛。一旁的雅科夫则在分蛋糕时,开始了例行的体重警告。

————————————————————————

“说起来,尤里你还没给我今年的生日礼物呢”维克托看着已经洗得干干净净,穿着自己的旧衬衫光着腿,趴在双人床上刷推的尤里,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从手机屏幕上挪开视线的尤里,抬起头,看了一眼维克托。伸手拉开床头柜,掏出了个蓝色纸盒,抛了过去。

“耳钉?”维克托打开了纸盒,疑惑的看着尤里。

“你不是说我戴耳钉会很好看吗。给你个特权,帮我打耳洞,然后给我戴上。”

维克托看着盒子里镶着海蓝宝石的耳钉,“为什么是蓝色?”

“因为维克托的眼睛是蓝色的啊”沉迷网络的网瘾少年尤里捧着手机头也不回的应答着,然而耳尖的红晕还是出卖了他。

【真是个可怕的孩子。】

————————————————————————

穿着自己旧衬衫光着腿的孩子,双腿大开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侧着头露出自己小巧可爱的耳朵。维克托只能靠着默念最低三年最高死刑和尤里爷爷家如同军事博物馆的猎枪收藏来控制自己。

“快点啊!”窝在维克托怀里的尤里,嫌弃得看着在一旁发呆的维克托。

“好好好,我开始了。”看着怀里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虚张声势的尤里,维克托的内心发出了呐喊:【我的尤里为什么这么可爱!】

随着穿耳枪的贯穿,尤里发出了小奶猫般的呜咽。

“疼吗?”维克托心疼看着全身僵硬的尤里。

“不疼!怎么可能会疼!老爷爷你能不能动作快一点啊!”

【明明已经怕得眼尾泛红,眼睛湿漉漉的了】,维克托揉了揉尤里的金毛,“好了,好了,还有一边,马上就好了”有了刚刚的经验,维克托飞快的打好了另一边的耳洞。

“尤里带耳钉,果然很好看。”维克托双手托起尤里的脸,认真的看着戴上了蓝色耳钉打着自己印记的俄罗斯妖精,“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谢谢你,尤拉奇卡。”露出幸福微笑的维克托低下了头,亲吻起了他的妖精。

“维克托我还没有成年”与维克托用唇厮磨着的尤里,露出了猫科动物一样狡诈的眼神。

“嗯,我知道”

“所以,请去洗个冷水澡吧”被身下男人硬物顶着的尤里,坏笑着看着一脸苦恼的维克托。

=============================================

好想发车,但对15岁的未成年出手实在是太罪恶了……

虽然我已经脑补过很多play了(点烟。

27 Dec 2016
 
评论(13)
 
热度(139)